儔踩播諾ァ疑蛌※侜玻式措救袕8傖

譴疏庈蔬陲岍賜眳敦票眙妀虛

2018-04-09

奻漆奀奀氈跺弇5鎢1ぶ數赫忳嫘陲吽巹抎暮綸景貌巹迖ㄛ紾苤竣測桶嫘陲吽巹﹜吽淉葬勤跪弇埏尪蚳模桶尨辣茩甜祡眕喟詢噹砩﹝紾苤竣硌堤ㄛ跪弇埏尪蚳模腔覃旃惆豢睿楷晟弝珧遵嫘ㄛ笭萸芼堤ㄛ渀勤俶Чㄛ統蕉歎硉詢ㄛ嫘陲蔚炵苀忯燴悝炾睿旃噶ㄛ玸禢趙柲彶ㄛ喃煦柲馨善吽巹﹜吽淉葬腔樵習窒扰笢ㄛ蛌趙峈嫘陲吽芢雄斐陔雄楷桯腔撿极淉習﹜渠囥睿俴雄﹝

﹛﹛坋嬝湮惆豢植苀喉弊囀弊暱謗跺湮擁腔褒僅﹜植燴蹦迵妗犛謗跺峎僅ㄛ炵苀隙湘賸陔奀測猁祥猁羲溫﹜猁妦繫欴腔羲溫﹜蝥庛疑華芢雄羲溫脹笭湮韜枙﹝峓け厥倳賮黨竺ㄛ碩鰍珨眻婓佷蕉ㄛ蝥恞瘨埽奡汛睌調漈鷇怜撣蒪藩疝ㄛ崋欴婓艘侔祥瞳腔⑹弇沭璃狟ㄛ硜遻輕韥鄞ㄛ眕羲溫湍雄封◎G﹝坋嬝湮綴ㄛ封☆价褥福硢裝棔嘀股彷兜韍﹝

﹛﹛炾輪す軞抎暮崠冪嗣棒Ч覃猁樓Ч奏傀宥蝏慴讕蝪笮帝獃債隒ㄛ楷雄宥蝏幘扃輷牴友讕蝪笮ㄛ鑠郤笢弊疑厙鏍﹝

﹛﹛暮氪挔屾韓﹛﹛+1﹛﹛笚ㄛ誚旮謗庈苤盟腴羲ㄛ羲攫綴誚硌峓3300苤盟涾絕ㄛ斐珛啣硌婓苤盟奻馴綴呴撈涾絕狟抻ㄛ敁綴忳嗣硐黃褒忤衙癩湮視荌砒ㄛ斐珛啣視盟孺湮﹝淕极奧晟ㄛ森ヶ魂埲腔萸啣輸嗣杅隙邈ㄛ懦喉嘖桶珋腴譎﹝﹛﹛諍祫彶攫ㄛ誚硌視%ㄛ惆3291萸˙旮硌視%ㄛ惆11139萸˙斐珛啣硌杅視%ㄛ惆1841萸﹝

﹛﹛姘淉衪巹埜﹜笢弊扦褪埏殍悝垀旃噶埜麻牳珩玴ㄛ祥夔瓣醴葩嘉﹜懾嘉ㄛ猁恁寁む迵珋測扦頗載ゑ磁腔囀ㄛ祥剿董軑陔腔奀測囀滬睿珋測桶湛倛宒﹝﹛﹛準昜窐恅趙疻莉魂衾鏍潔﹜侚衾鏜斻ㄛ硐衄睿福硭莉汜魂賦磁れ懂ㄛ符衄Ч湮腔汜韜薯﹝朊豪絢奀奀粗

﹛﹛秪森莉こ婦蚾囀蜇假城終側ㄛ眕晞蔚歾嶄嘐隅衾Х奻﹝﹛﹛劑豢ㄐъ給峉玸帤嘐隅腔模撿褫夔頗楹給﹝森模撿剕瞳蚚莉こ婦蚾囀腔假宣隡蔚む迵Х醱嘐隅ㄛ滅砦楹給﹝﹛﹛祥肮腔Х族第蹋剒猁妏蚚祥肮濬倰腔嘐隅蚾离﹝妏蚚迵蠟模腔Х族眈睫腔嘐隅蚾离ㄛ剕鍚劃﹝

﹛﹛編按:今年1月,著名作家余秋雨的文學散文集《門孔》在台灣出版。何謂「門孔」?余秋雨說:守護門庭,窺探神聖。任何人,不管身處何時何地,都找得到這樣的「門孔」。在書中,他記錄下自己的「記憶文學」,書寫與謝晉、巴金、黃佐臨、章培恆、陸谷孫、張可、王元化、星雲大師、白先勇、林懷民、余光中等人的交往。透過這「門孔」,讓讀者一覽這些重量級文化人的神采,也窺見文化藝術在時代中閃耀的光芒。本版節選書中一篇中的內容,看余秋雨怎麼說舞蹈家林懷民,又如何從中看到文化之於台灣社會的重要地位。■文:余秋雨 節選自《門孔》(台灣天下文化出版)近年來,我經常向內地學生介紹台灣文化。當然,從文化人才的絕對數量來說,內地肯定要多得多,優秀作品也會層出不窮。但是,從文化氣氛、文化品行等方面來看,台灣有一個群落,明顯優於內地文化界。我一直主張,內地在這方面不妨謙虛一點兒,比比自己到底失去了什麼。我想從舞蹈家林懷民說起。雲門之於世界當今國際上最敬重哪幾個東方藝術家?在最前面的幾個名字中,一定有林懷民。真正的國際接受,不是一時轟動於哪個劇場,不是重金租演了哪個大廳,不是幾度獲得了哪些獎狀,而是一種長久信任的建立,一種殷切思念的延綿。林懷民和他的「雲門舞集」,已經做到這樣。雲門早就成為全世界各大城市邀約最多的亞洲藝術團體,而且每場演出都讓觀眾愛得癡迷。雲門很少在宣傳中為自己陶醉,但亞洲、美洲、歐洲的很多地方,卻一直被它陶醉荂C在它走後,還陶醉。其實,雲門如此轟動,卻並不通俗。甚至可說,它很艱深。即使是國際間已經把它當作自己精神生活一部分的廣大觀眾,也必須從啟蒙開始,一種有關東方美學的啟蒙。對西方人是如此,對東方人也是如此。我覺得更深刻的是對東方人,因為有關自己的啟蒙,在諸種啟蒙中最為驚心動魄。但是,林懷民並不是啟蒙者。他每次都會被自己的創作所驚嚇:怎麼會這樣!他發現當舞員們憑茪悕夆n發出一系列動作和節奏的時候,一切都遠遠超越事先設計。他自己能做的,只是劃定一個等級,來開啟這種創造的可能。舞者們超塵脫俗,赤誠袒露,成了一群完全洗去了尋常「文藝腔調」的苦行僧。他們在海灘上匍匐,在礁石間打坐,在紙墨間靜悟。潛修千日,彈跳一朝,一旦收身,形同草民。只不過,這些草民,剛剛與陶淵明種了花,跟鳩摩羅什誦了經,又隨王維看了山。罕見的文化高度,使林懷民有了某種神聖的光彩。但是他又是那麼親切,那麼平民,那麼謙和。最安靜的峰巔林懷民是我的好友,已經相交二十年。我每次去台灣,旅館套房的客廳總是被鮮花排得滿滿當當。旅館的總經理激動地說:「這是林先生親自吩咐的。」林懷民的名字在總經理看來,如神如仙,高不可及,因此聲音都有點兒顫抖。不難想像,我在旅館裡會受到何等待遇。其實,我去台灣的行程從來不會事先告訴懷民,他不知是從什麼途徑打聽到的,居然一次也沒有缺漏。懷民畢竟是藝術家,他想到的是儀式的延續性。我住進旅館後的每一天,屋子裡的鮮花都根據他的指示而更換,連色彩的搭配每天都有不同的具體設計。他把我的客廳,當作了他在導演的舞台。「這幾盆必須是淡色,林先生剛剛來電話了。」這是花店員工在向我解釋。我立即打電話向他感謝,但他在國外。這就是藝術家,再小的細節也與距離無關。他自家的住所,淡水河畔的八里,一個光潔如砥、沒有隔牆的敞然大廳。大廳是家,家是大廳。除了滿壁的書籍、窗口的佛雕,再也沒有讓人注意的傢具。懷民一笑,說:「這樣方便,我不時動一動。」他所說的「動」,就是一位天才舞蹈家的自我排練。那當然是一串串足以讓山河屏息的形體奇蹟,怎麼還容得下傢具、牆壁來礙手礙腳?離住家不遠處的山坡上,又有後現代意味十足的排練場,空曠、粗糲、素樸,實用。總之,不管在哪裡,都洗去了華麗繁縟,讓人聯想到太極之初,或劫後餘生。這便是最安靜的峰巔,這便是《呂氏春秋》中的雲門。面對這麼一座安靜的藝術峰巔,幾乎整個社會都仰望荂B佑護荂B傳說荂B靜等荂A遠遠超出了文化界。雲門之於台灣在台灣,政治辯論激烈,八卦新聞也多,卻很少聽到有什麼頂級藝術家平白無故地受到了傳媒的誣陷和圍攻。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因為傳媒不會這麼愚蠢,去傷害全民的精神支柱。林懷民和雲門,就是千家萬戶的「命根子」,誰都寶貝荂C林懷民在美國學舞蹈,師從葛蘭姆,再往上推,就是世界現代舞之母鄧肯。但是,在去美國之前,他在台灣還有一個重要學歷。他的母校,培養過大量在台灣非常顯赫的官員、企業家和各行各業的領袖,但在幾年前一次校慶中,由全體校友和社會各界評選該校歷史上的「最傑出校友」,林懷民得票第一。這不僅僅是他的驕傲。在我看來,首先是投票者的驕傲。在文化和藝術面前,這次,只能委屈校友中那些官員、企業家和各行各業的領袖了。其實他們一點兒也沒有感到委屈,全都抽筆寫下了同一個名字。對此,我感慨萬千。熙熙攘攘的台北街市,吵吵鬧鬧的台灣電視,乍一看並沒有什麼文化含量,但只要林懷民和別的大藝術家一出來,大家霎時安靜,讓人們立即認知,文化是什麼。記得美國一位早期政治家J.亞當斯(JohnAdams,一七三五--一八二六)曾經說過:我們這一代不得不從事軍事和政治,為的是讓我們兒子一代能從事科學和哲學,讓我們孫子一代能從事音樂和舞蹈。作為一個政治家的亞當斯我不太喜歡,但我喜歡他的這段話。我想,林懷民在台灣受尊敬的程度,似乎也與這段話有關。人類美學的東方版本從林懷民,到白先勇、余光中,我領略了一種以文化為第一生命的當代君子風範。他們不背誦古文,不披掛唐裝,不抖擻長髯,不玩弄概念,不展示深奧,不扮演精英,不高談政見,不巴結官場,更不炫耀他們非常精通的英語。只是用慈善的眼神、平穩的語調、謙恭的動作告訴你,這就是文化。而且,他們順便也告訴大家:什麼是一種古老文化的「現代形態」和「國際接受」。雲門舞集最早提出的口號是:「以中國人作曲,中國人編舞,中國人跳給中國人看。」但後來發現不對了,事情產生了奇蹟般的拓展。為什麼所有國家的所有觀眾都神馳心往,因此年年必去?為什麼那些夜晚的台上台下,完全不存在民族的界限、人種的界限、國別的界限,大家都因為沒有界限而相擁而泣?答案,不應該從已經擴大了的空間縮回去。雲門打造的,是「人類美學的東方版本」。這就是我所接觸的第一流藝術家。為什麼天下除了政治家、企業家、科學家之外還要藝術家?因為他們開闢了一個無疆無界的淨土,自由自在的天域,讓大家活得大不一樣。從那片淨土、那個天域向下俯視,將軍的兵馬、官場的升沉、財富的多寡、學科的進退,確實沒有那麼重要了。根據從屈原到余光中的目光,連故土和鄉愁,都可以交還給文化,交還給藝術。藝術是「雲」,家國是「門」。誰也未曾規定,哪幾朵雲必須屬於哪幾座門。僅僅知道,只要雲是精彩的,那些門也會隨之上升到半空,成為萬人矚目的巨構。這些半空之門,不再是土門,不再是柴門,不再是石門,不再是鐵門,不再是宮門,不再是府門,而是雲門。只為這個比喻,我們也應該再一次仰望雲門。《天局》作者:矯健出版:作家出版社這本書收錄了《天局》、《快馬》、《高人》、《命運的玩笑》、《珍郵》和《聖徒》六篇小說,小說共同的特點是大多是荒誕寓言式的故事情節,讀起來都給人壓抑的感覺,人物形象都是扭曲變態的。之前周梅森編劇的電視劇《人民的名義》熱播,也帶動了此書的熱銷。不僅是劇中人物祁同偉口中的小說《天局》吊足了觀眾的胃口,作者與編劇長期交往中形成的共同認識,也讓看過電視劇的人弄明白《人民的名義》的意義究竟何在提供了方便。「能過審又要好看,找到這個平衡點,體現了周梅森很高的政治智慧。」但即便說:「這部作品最突出的特點是,在主旋律的前提下,大膽地用猛烈的矛盾衝突揭露腐敗,大膽的台詞、大尺度高級別場合的刻畫,這點是很高明的。」該劇在這個時候推出,還是很耐人尋味的。作者說:「《天局》講的是一種極致精神,主人公渾沌雖然是農民身份,但願以生命為棋,勝天半子,這是人類的極致精神,可以是對藝術的追求,也可以是對權利、財富、地位的極致追求。這種極致精神很符合祁同偉極致的奮鬥、極致的貪婪和極致的博弈,有一種極致追求的悲壯感。」周梅森說:「我把它作為祁同偉性格形成的重要線索,祁同偉喜歡讀《天局》,可惜只讀懂了一半,所以註定失敗。一部《天局》,教人讀懂天地人生。」那活A這個寓言式的故事,告訴讀者這種極致的悲壯,究竟是徒勞的宿命還是值得讚揚的拚搏?恐怕很難看懂吧。天機一旦被人識破,此人也就必須死了。《快馬》的主人公快馬原本是財主家的長工,東家對他很好,自己的孝順也得到東家的褒獎,這都令他感動,所以東家被八路軍殺了之後,他要為之報仇。他和還鄉團的人一起弄死了村長,可是村長的母親在審判他的時候故意沒有指證他的罪證,讓他茍延殘喘地活了下來,而自己的女兒卻要和他劃清界限!現實是舊的既得利益者被剝奪之後,新的既得利益者支部書記橫行霸道,害死了人,可是被害人的父親反而要砍敢於除害的快馬!快馬臨死之前長嘆:「天滅我也!」的含義是耐人尋味的,不是簡單的所謂階級鬥爭,而是人的存在感有無的問題。《高人》也同樣是這個主題,只不過是換了一個環境的不同故事,小說最後提出了在靈與肉分離的荒誕之中,「誰來拯救腦袋」這個沉重的問題,讓人思索是什炯y成了這種局面?回到底層的出路問題上仍然比較絕望,祁同偉是不擇手段地去官場賭一把,而高人卻落入了江湖賭局,除了賭博難道沒有了正道去改變命運?說到改變命運,讓我想起傳說中福字倒貼的由來不是和朱元璋、慈喜太后有關就是與王府有關,但也有人說,那是底層人家在祈求改變命運,希望來個風水輪流轉,編個故事把大人物抬出來,是用來掩飾本意的,不然豈不是犯忌?《命運的玩笑》中的災星大阿福,不僅自己是個倒霉蛋,而且誰與之沾邊誰就倒霉,可是他也竭力想改變命運。荒誕的是倒霉也是可以被人利用的,而他的善良也註定了他只能被人利用而已。這個世上無知者總比聰明人多,聰明人也可以用利誘和打壓讓他們變成笨蛋,何況還有那泵h涉世不深的年輕人可以利用,只要把大多數人玩於股掌之上就可以無敵於天下。經過懵懂中的生死經歷,大阿福終於回歸了認命!所幸他還有令人唏噓的愛情。《珍郵》裡的「文革」郵票「祖國山河一片紅」在小說裡一出現就勾起讀者的無限遐想。貼了二張這種郵票的情書,居然從當時年輕英俊而且大權在握的軍代表手中橫刀奪愛。然而貧困與平淡的生活,卻讓他的愛人在猥瑣的老板面前產生過動搖,所幸,她終於給了財富和聲望達到頂峰的老板一個耳光,人和那封信都想得到老板在思索這記耳光的含義,而作為背景的是顧炎武雕像意味深長的微笑。顧炎武的名言在他的《日知錄.正始》中是這樣說的:「保國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謀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賤,與有責焉耳矣。」《聖徒》依然是小人物劍走偏鋒幹髒活,以博出人頭地的江湖故事。改變這種狀態難道是宗教的力量?小說的結尾說:「一線光明足以劃破黑暗王國。光,遠比黑暗強大。」這當然是美好的鼓舞,但無知的力量常常強過知識的力量,自然界也是光明與黑暗的交替。黑暗並不可怕,只要光明默默地作持久的努力,總是要衝破黑暗的,靠賭博式的投機,恐怕只會加重黑幕的延續。■文:龔敏迪

﹛﹛§﹛﹛##﹛﹛ㄠㄟ奀ㄢㄟ煦勍ㄛ倯袕腔弊貉砒れㄛ姘淉衪坋趣珨棒頗祜邈狟寣躉﹝

﹛﹛擂涴弇橾呇賡庄ㄛ婓絞華珨釱鼠埶ㄛ籵都頗衄祥屾笢橾爛侘弮蚞禍蓅侀ㄛ涴爵珩岆藏俴扦擦諦腔華源ㄛ奧й遜衄悵玸鼠侗腔埜馱婓涴爵芢嫘珛昢﹝珨僇奀潔綴ㄛ憩衄刳埼漞捔譚恄竘橾爛﹝褫岆ㄛ橾爛刳輓府弮蚚漞捔譚ㄛ憩掩猁⑴劃鎗悵玸﹝﹛﹛擂涴弇橾呇賡庄ㄛ遜衄珨虳悵翩こ鼠侗頗郪眽生戇鰍睿眅誠腔轎煤藏蚔芶ㄛ奧綴砃橾爛冞じ鷏巘眻ˊ﹉﹝

﹛﹛奧む笢郔壽瑩腔遜岆﹝碩控※博晛§懾呿湮埏腔觼模眙刱稂び鷵鉖僄俅﹝

﹛﹛涴祥蚕腕蠍冾踰襏秺捄觬啄ㄛ華桶侉羲操湮諳赽甜迒岕珨з腔藺桴區﹝操倰華瑜岆赻銨笰騠嘟Ц瑒鯥秺挴期棫鰍欳ˋ暮氪憩森粒溼賸笢弊褪悝埏猀覜迵杅趼華⑩旃噶垀旃噶埜葆捺粽﹝祥岆岍賜藺ㄛ硐岆華窐婐漲※綴疻痌§厙釐奻霜換腔芞えь朐珆尨ㄛ贈糧糧迖腔刓潔芩華奻蹊羲珨耋耋湮諳赽ㄛむ蹊瑜眳湮逋眕※迒狟§珨跺﹝衄侘簡ㄛ涴麼勍迵ヶ珨淝腔贈糧華涾衄壽﹝絞華奀潔2堎11桼娷割鷵炰蕈蝸漆郖楷汜撰華涾ㄛ涾埭旮僅144鼠爵﹝捇奾婓盄芘蛁す怢

﹛﹛﹛﹛扂羶衄湘茼ㄛ救器植扂蠅眈妎呾れㄛ珩符謗跺嗣堎﹝坴啄鎔憩祥詢倓賸ㄛ森綴腔撓毞爵ㄛ坴啄鎔抶腕郔嗣腔珩岆ヴ﹝垀眕掛懂猁湍坻蠅用瓞痁Д葟瘚ㄛ扂芢賸﹝

﹛﹛垀眕扂遜剒猁祥剿華抻坰﹝善賸湮悝眳綴ㄛ扂褫夔載嗣腔岆悝炾眈壽腔蚳珛ㄛ蚚蚳珛腔眭妎酕落翑ㄛ參忒奻腔砐醴載疑華堍俴狟ㄛ旦釋籪嗣腔眈肮腔眈侔腔珨虳儂凳麼氪鼠祔岈珛﹝§卼醮蚚赻旯腔薯講ㄛ賦磁悝苺訧埭ㄛ植隱忐嫁肵曹旯隱忐嫁肵壽乾氪﹝

肮奀ㄛ橾桽え奻昄刓華郖窩慫準都猿蜓ㄛ勤旃噶蕨桵盪妢眕摯昄刓傑庈腔曹ヮ枑鼎賸湴幛腔荌砉訧蹋﹝

﹛﹛踏綴珨僇奀潔ㄛ觼游佪痤儷肫﹜輛傑邈誧遜頗崝樓ㄛ褫眕佽涴珩岆珨笱諦夤腔⑸岊﹝﹛﹛盺游淥倓壽瑩婓衾ㄛ珨源醱ㄛ猁湮薯鑠郤陔翋极睿陔觼鏍﹝﹛﹛珨岆蕞隱ㄛ猁湮薯鑠欱盺芩侘ㄛ杻梗岆祡蜓湍芛侉芶庖撋騫萍蠍侘ㄛ籵徹坻蠅懂湍鍰福皕G嘖莉﹜詻疑游蚽膘扢﹝﹛﹛媼猁蕞竘ㄛ憩岆猁籵徹跪笱淉習ㄛ參俋堤腔夔刳隙懂ㄛ參傑爵腔侘籤狟懂﹝奀奀粗勀夔嬝鎢

﹛﹛芛珨毞旮珗ㄛ禱屙陲芼閡玫忠蚾﹝禱屙陲援濂蚾ㄛ撿衄猿蜓腔囀滬ㄛむ翋猁腔砩佷憩岆猁枑詢濂勦腔華弇﹝

﹛﹛﹛﹛阨凝溶酖梫32017爛爛僅珛憎啎豢硃喃鼠豢﹝鼠豢備ㄛ鼠侗啎數2017爛僅妗珋寥譫噱瞳鯢炳崝樓埮11082勀啋ㄛ肮掀崝酗埮49%˙茠珛彶輹炳崝樓埮87201勀啋ㄛ肮掀崝樓埮74%﹝﹛﹛筍阨凝溶肮奀枑尨ㄛ2017爛僅鼠侗噱瞳騕齟鶵善封傸褲匐钃禚葂牮廜荌砒﹝﹛﹛鼠豢珆尨ㄛ阨凝溶摯赽鼠侗迵傖飲翉陓華莉羲楷衄癹鼠侗腔咂冾淏婓珨机徹最笢ㄛ奾帤淏宒瓚樵﹝

﹛﹛植鼠羲蠹繞腔杅擂褫眕艘堤ㄛ笢砣儂迮腔荅瞳夔薯誕船﹝勤衾森棒嘖侈糾繭闡艙ㄛ笢豎訧埭婓鼠豢笢備ㄛ峈樓辦訧莉曹珋厒僅﹜枑詢冪撳虴祔ㄛ鼠侗樵隅蔚厥衄笢砣儂迮100%嘖邑奜熀靇倜糾﹝

﹛﹛▽晊扥堐黍▼蘇親嫌眕峚灃戀ど邦祜頗芘き羲ゐ菴侐跺軞燴恇3堎15梇巡懇藏蔔ㄛ蘇親嫌婓薊堊祜埏祜酗侇畛票毚醱ヶ哫岉憩眥﹝薊堊祜埏森ヶ眒恁撼蘇親嫌菴侐僅堤拵傱﹝擂肅陔扦3堎14梇巡ㄛ假跡嶺·蘇親嫌3堎14梊硩閨痚媮硉鐘狐鍇橯碟岉憩庰繒軞燴﹝蘇親嫌婓絞毞婌虳奀緊撼俴腔拸暮靡芘き笢鳳腕364桲婝傖きㄗ軞芘き杅峈688きㄘ﹜315桲毀勤き睿9桲ィ事﹝薊堊祜埏僕扢衄709跺炟弇ㄛ婝傖き剒祫屾湛善355桲﹝

﹛﹛坻佽ㄩ※怍弊劑源鴃姦旭旆衵圮侂眳眕楊﹝扂蠅ь奠華佽徹ㄛ庥帠尕措硐猁梑善坻ㄛ憩茼蜆豢咂扂蠅﹝§坻遜硃喃佽ㄛ涴珨酕楊睫磁劑源腔梓袧馱釬最唗﹝

﹛﹛奀奀粗撮бЧ貊弝け諒最絞奀腔笢栝摩京調葬衄砩華渀勤埻蛂鏍逜輛俴逄晟奻睿恅趙奻腔肮趙淉習ㄛ甜厥哿華冪蚕籀眢﹜籵駁脹脹睿埻蛂鏍輛珨祭諉揖ㄛ郔笝絳祡竭湮盟僅腔逄晟秏厗睿逜瘓玵炸鰍囮﹝